苏联飞行员亲历“古巴导弹危机”

文/黄山伐   2016-05-07 06:57:53


文/黄山伐


◎第32团官兵在大西洋上遇到美国海军P-2远程侦察机的侦察,上级要求船上所有“乘客”和妇女都到甲板上,美国飞行员看到船上全部是平民后便放心地飞走了

乌克兰《空军历史》杂志报道,1962年苏美两国在加勒比海发生的军事对抗使世界滑向了核战争的边缘,这场危机差点引发世界核大战。对这次危机从前已有许多媒体报道过,但苏联飞行员尼古拉·巴哈莫夫以一名普通军人身份从侧面讲述了他所亲身经历的这场危机。

大家第一次听到地球上有“古巴”

1962年,尼古拉·巴哈莫夫在位于莫斯科郊区茹科夫斯基机场的第32近卫歼击航空兵团服役,当时该团在苏联战术空军中率先装备了最新式米格-21F-13歼击机。1962年6月,第32团突然接到准备部署到国外的命令,命令强调大家必须做好在寒冷气候下进行海上运输的准备工作。所有准备工作都在严格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即使飞行员和地勤人员的家属也不允许告知自己将要到哪里执行任务。

与此同时,全团补充了大量人员和技术装备,基本达到齐装满员。全团共装备40架米格-21F-13战斗机,6架米格-15和一架雅克-12M通信飞机,但飞机并不是直接飞到国外,而是要求将飞机拆解,将飞机各部件拆开装在专用的集装箱中。同航空兵团一起行动的还有苏军第425地勤保障营和1个无线电技术侦察营。1962年6月16日,苏联战术空军司令部下达命令,第32团将被部署到古巴哈瓦那机场,此时大家才第一次听到地球上还有“古巴”这个国家。

逼真的传说

到1962年7月底,所有技术装备和人员都在波罗的斯克港上船,全体人员都换上冬装,为了隐蔽身份,运输船上还搭载一些普通旅客。运输船没有沿狭长的波罗的海航行,而是经拉芒什海峡直接进入大西洋,因为那条航线是安全的,可以避开美军的侦察。在离古巴港口还有3天航程时,美国海军P-2远程侦察机开始频繁地出现在苏联运输船上空,当时飞机飞得很低,都快接近运输船的桅杆了,苏联军人用肉眼都能看到美国飞行员的脸和洁白的牙齿。当侦察机出现后,上级下达命令,要求船上所有“乘客”和妇女都到甲板上,美国飞行员看到船上全部是平民后便放心地飞走了。

9月中旬,经过两周漫长的海上航行,运输船终于靠到古巴西恩富戈斯港。此时巴哈莫夫他们才了解到,他们是在美国宣布对古巴实施海上封锁后最后一批抵达古巴的苏军人员。船靠岸后,苏军指挥部代表将所有人都召集起来训话:“现在是一个非常时期,你们目前的身份不是军人,而是农场工人,是拖拉机手、收割机手、农艺师。一定要记住这一点,千万别暴露自己的身份。”

巴哈莫夫等人这才知道,1962年八九月间,苏联政府共向古巴调去4.5万军人和大量军事技术装备,苏军统帅部称之为苏军驻古巴集群,另外还有一个战略导弹师,这一集群由巴甫洛夫大将负责领导。美国总统肯尼迪对苏联向古巴派出大量军队感到十分不安,特别是苏联在古巴部署的P-12核导弹离美国南部佛罗里达州只有数十千米的距离,引起美国国内一片恐慌。


◎美国海军P-2“海王星”海上巡逻机由洛克希德研制,动力为两台活塞发动机加两台喷气发动机,航程4000千米,最大起飞重量36吨


◎派往阿富汗执勤的波兰陆军“狼獾”甲车都加装了用来对抗RPG火箭弹的格栅护栏,车体也改为沙漠迷彩涂装


◎古巴空军的苏制米格-21F-13歼击机


◎第32团所在的圣克拉拉机场,右侧是古巴空军米格-15歼击机


当时在驻古苏军中流传这样一种逼真的传说:美国中情局曾向肯尼迪总统报告了有关苏联军队来到古巴的消息。而肯尼迪却不相信,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美国密切监视着苏联每一艘开往古巴的船只,根本没有发现有苏联军人,更不是说技术装备了。对此中情局表示,所有苏联部队都是藏在船舱里运到古巴的。但肯尼迪仍不相信中情局的情报,因为:第一、国际公约禁止这种“偷渡行为”;第二、很难有人会一直躲在船舱中长达两周时间。但不管肯尼迪是否相信,苏联部队已部署在古巴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于是肯尼迪将一个海军陆战连装到船舱里,送到加勒比海进行试验,结果仅5天时间,美国佬就受不了了。

枕戈待旦

第32团到达古巴后隶属于苏联第12防空师,除了该团外,苏军驻古巴集群还配备有一个直升机团(装备米-1和米-4)和一个运输机大队(装备伊尔-14),另外还有伊尔-28轰炸机。第32团被部署到圣克拉拉机场,它位于古巴岛的中心位置,整个古巴领空都在其米格歼击机的控制范围,当时该机场还部署有古巴空军的一个米格-15歼击机大队。

1962年9月的一天,美国飞机对该机场进行首次侦察,为避免让美国发现苏联的米格-21飞机,决定让古巴歼击机腾出机库,把苏联飞机藏进去,而其它技术装备则实施严密伪装。此后随着局势变化,美国F-101侦察机几乎每天都飞临机场上空进行侦察。到9月底,第32团已完成所有战斗准备工作,并开始执行作战值班任务。

当时对全团军人来说,执行值班任务没什么困难,主要问题是他们不习惯当地的饮食,新鲜蔬菜和水果的短缺令人难以忍受,另一个困难是战士们无法和家人取得联系,因为他们是秘密从苏联调往古巴的,他们的家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直到1962年12月初(即他们到达古巴3个月后),他们才收到家人的来信,家人在信中告诉他们,他们从美国之音的广播中才知道他们到了古巴。美国之音报道称,苏联一个歼击航空兵团已部署在古巴,并准确地说出了该团团长和政委的名字。

后来局势越来越紧张,为此第32团制定了地面防御计划。如果美国佬发动攻击,机场就应做好防御工作。第一次战斗警报于10月22日晚发出,当时上级通报,美军舰队正向古巴开进,命令全团做好起飞迎敌准备。此时,所有飞机都加满了燃料并挂上了R-13空空格斗导弹,飞行员全部呆在机舱内等候起飞命令,当时战争大有一触即发之势,所有的人都十分紧张地等待着局势的发展。后来不知何故,警报解除了,但局势仍然紧张,每个人都领到了一支AK-47步枪和一支TT-33手枪。以后的日子里不时地发出战斗警报,飞行员连续几天晚上都带着防毒面具和个人武器睡在飞机旁边的帐蓬中。


◎1963年4月17日古巴空军节,古巴传奇性领导人卡斯特罗参观苏联空军部队


◎巴哈莫夫与卡斯特罗合影留念,这张照片至今仍挂在巴哈莫夫的家中


◎如今退休在家的巴哈莫夫

1962年10月24日上级下达命令要求全团疏散,第1大队和团机关留在圣克拉拉机场,第2大队疏散到哈瓦那附近机场,第3大队则部署到古巴东部地区。每个大队每天白天都保证有两架米格-21升空实施战备值班,晚上则有一架值班。此时,苏联歼击机经常在空中与美国飞机相遇。当时美国派出F-100、F-101、F-104战斗机肆无忌惮地到古巴上空实施侦察。直到10月24日,苏联防空导弹击落一架美国侦察机后,美国飞机才有所收敛。而在第2大队驻地,美军侦察机每天早上10~11时准时对机场进行侦察。11月4日苏联飞行员波普洛夫正驾机在空中巡逻,突然发现2架F-101正低空慢慢地飞行,上级命令他对美机发起攻击,但他没有开火。美国佬发现在身后的米格-21战机后,马上加快速度飞向大海。此后,美国飞机再也不敢对该机场实施侦察了。

为了便于隐蔽,苏军所有米格-21都被涂上古巴空军的标志。同时为防不测,全团还制定了与古巴空军的米格-15和米格-19的协同作战计划。

此时第32团的飞行员才知道,在这场加勒比海危机中,该团的主要任务是保护部署在古巴的苏联核导弹部队,并在美军对古巴实施攻击时为地面部队提供空中火力支援。1962年12月,苏联将核武器从古巴撤出后,该团保护导弹部队的任务就取消了,而美军进攻的危险性也大大降低了,于是全团便进入正常的作战准备状态。

从1962年底开始,第32团的主要任务是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建造住房,铺设道路等。全团的生活条件也越来越好了,伙食得到了改善,与家人的通信也正常了。但根据规定,仍严禁军人一个人到饭店、酒吧和其它公共场所活动。

1963年初,全团接到新任务,负责培训古巴空军飞行员驾驶米格-21战机。直到1963年夏天,培训工作才宣告结束,第32团共为古巴培训出30名飞行员及大量机械师。为了加强空军的力量,古巴领导人还将一些飞行员派到苏联、捷克和中国接受培训。

见到卡斯特罗

第32团在古巴期间曾有许多古巴国家领导人到基地视察,但直到1963年4月17日在古巴空军节时,巴哈莫夫才有幸第一次亲眼见到古巴传奇性领导人卡斯特罗,当天陪同他到苏联空军基地的古巴领导人还有国防部长、空军总司令及其他领导人。在阅兵仪式结束后,巴哈莫夫表示想与卡斯特罗合影留念,卡斯特罗欣然接受了他的请求,直到现在这张照片仍挂在巴哈莫夫的家中。

1963年8月10日,第32团接到命令,将所有装备留给古巴,并准备于25日撤回苏联。8月20日,全团举行隆重的装备移交仪式,这些与巴哈莫夫朝夕相处的米格飞机和所有技术装备都无偿赠送给古巴空军。1963年9月14日,全团在哈瓦那港口登上了“尤里·加加林”号干货船,晚上19时货船启程开往东方。第32团官兵来时躲在船舱里,回家时仍要藏在那里,当时货船共有4个船舱,每个舱有300人。到达苏联里加港口后,全体归国人员都被安排在卫戍区营房里并领取了自己的证件,在前往古巴时,苏联官方出于保密考虑,回收了所有人的证件。

由于在完成国际义务中所表现出的勇敢和忘我精神,第32团许多人员被授予国家勋章:团长和政治处主任被授予“列宁”勋章,另外一些军官分别被授予奖章和勋章,巴哈莫夫被授予一级古巴“国际主义军人”勋章。1988年12月28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发布命令,为巴哈莫夫等人颁发苏联“国际主义军人”荣誉证书和勋章。

[编辑/秦蓁]


◎古巴空军的米格-19P战斗机

上一篇回2015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苏联飞行员亲历“古巴导弹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