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大”有个兵器博物馆

侯新春   2016-05-07 07:42:28


文/侯新春

南京理工大学,本地人一般直呼其为“理工大”。提起“理工大”,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是由1953年在哈尔滨创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即人们非常熟悉的哈军工)炮兵工程系分建而成的,从哈军工到南炮工再到“理工大”,军工专业一直是她的王牌和特色专业。在60多年的办学过程中,学校从全国各地收集了数千件各式武器装备用于军工专业教学科研使用。1993年,学校新建了兵器博物馆,张爱萍将军为博物馆题写馆名,现在这些武器装备大多都陈列在兵器博物馆中。

“理工大”兵器博物馆的兵器有三大特色:一是时间跨度大,从前清的前装炮到解放军现役装备均有展示;二是种类齐全,拿火炮来说,兵器博物馆展出了100多种火炮,几乎囊括所有一二战时期曾在中国出现的火炮;三是可操作性强,国内其它兵器类博物馆的展品大多数经过处理(如将坦克座舱盖焊死),而“理工大”兵器博物馆的展品因为主要做教具使用,除了部分武器在战争年代已损坏外,大部分展品例如火炮都可以操作。本文将挑选馆内陈列的数件典型藏品逐一介绍。


理工大兵器博物馆火炮展厅的入口,可见刘居英院长的题词以及膛线元素的圆门,图中左侧摆放的即是法国施耐德M1919式105毫米山炮

“中国的喀秋莎”

提到中国建国初期使用装备的火箭炮,许多人可能马上会想到“喀秋莎”火箭炮。然而大多数人不知道,在建国初期,中国军队还装备使用过一种6管火箭炮,它就是中国自主研制的第一代火箭炮——A3式102毫米火箭炮。

A3式102毫米火箭炮是我国于1948年开始研制的。1950年春季,该炮曾到北京参加汇报演习,汇报结束后,苏联专家称赞该炮为“中国的喀秋莎”。此后经过多次改进,A3式102毫米火箭炮定型,曾随当时的志愿军炮兵210团赴朝鲜参战,立下了汗马功劳。从朝鲜战场凯旋后,又随部队赴越南参加抗美援越战斗,在奠边府战役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根据现有实物分析,A3式102毫米火箭炮有两种脚架,使用木轮的被称为“M505式火箭炮”,使用橡胶轮胎的被称为“M506式火箭炮”。

该火箭炮使用钢质管状滑膛定向器,101.6毫米口径,管长2 032毫米,全炮重420千克,采用6人制炮班。发射架下有用于控制发射顺序的分电盘,高低机连接在耳轴处,方向机座盘前有撑架,用于移动固定定向器。

M505式火箭炮依靠马匹牵引前进,而M506式火箭炮使用的炮架实际上是利用美37毫米战防炮的炮架进行改装的,主要依靠汽车牵引前进。 当时志愿军部队装备的这种A3式火箭炮最大射程可达到5 000米(使用427式火箭弹)到8 000米(使用488式火箭弹),而当时美军在朝鲜战场上使用的T66式4.5英寸24管火箭炮最大射程在5 000米左右。

1953年,A3式火箭炮停产,产量在50~60门之间。目前国内除“理工大”的兵器博物馆之外,其它同类型博物馆几乎未见陈列。


两种不同炮架的A3式102毫米火箭炮,左边的一门被称为“M506式火箭炮”,右边的一门被称为“M505式火箭炮”


A3式102毫米火箭炮在朝鲜战场上作战的照片,可以看出均为使用橡胶轮胎的“M506式火箭炮”(王虹铈供图)

扑朔迷离的晋造火炮

兵器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是一门150毫米口径的重榴弹炮,于上世纪30年代中期由太原兵工厂生产,没有正式名称,博物馆按照产地和口径将其命名为“晋造150毫米榴弹炮”。由于目前仅有“理工大”的博物馆仍馆藏一门,许多人来参观,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们馆里那门传说的晋造150在哪”?

说到晋造150毫米榴弹炮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九一八”事变后。因为倒蒋失败流亡大连的阎锡山返回太原,重新执掌山西大权,并将太原兵工厂改为西北实业公司,打着修建机车的幌子继续生产火炮,晋造150毫米榴弹炮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偷偷摸摸制造出来的,因此目前能够找到的相关资料非常少。从实物分析,这门晋造150毫米榴弹炮的加工工艺比较精细,使用横楔式炮闩,高低射界为-5°~+65°。采用的是单脚式炮架,从外形上看虽然非常类似于德国sFH13式150毫米榴弹炮,但是晋造150榴弹炮在身管上方增加了复进机。

根据现有资料显示,晋造150毫米榴弹炮在当时大概需要8匹骡子牵引运输,每枚炮弹的价格高达三石五斗小麦,至于造价,之前曾有一种说法是一门晋造150毫米榴弹炮的造价大概相当于100门晋造75毫米山炮的造价总和。与高造价相对应的是该炮的远射程,其射程在11千米以上,炮弹初速在400米/秒以上,不过重榴弹炮的一个通病就是射速相对较慢,理论射速每分钟仅发射3到5发弹。

随着时代的变迁,当年太原兵工厂制造的两门150毫米重榴弹炮中的第二号炮已经遗失,目前世界上能够找到的唯一一门晋造150毫米榴弹炮就是“理工大”兵器博物馆中馆藏的这门第一号炮。而由于资料较少,该炮产生的具体时代背景、生产日期以及生产过程均不可考,晋造150榴弹炮的身世也就愈发显得扑朔迷离。


晋造150毫米榴弹炮,中间为其铭文,右为其后部特写,可以看出使用的是横楔式炮闩



中国版的sFH18式150毫米重榴弹炮,采用32倍口径身管



德国leFH18式105毫米榴弹炮,和18式150毫米榴弹炮同属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进口的德国火炮

中国版的sFH18式150毫米榴弹炮

德国sFH18式150毫米榴弹炮是德国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开发的一款师级重型野战压制火炮,中国在上世纪30年代曾根据德国军事顾问的建议购买过两种不同型号的sFH18式150毫米榴弹炮,当时国内称这两种炮为“卅倍一八式重榴弹炮”和“卅二倍十五公分莱茵式重野战榴弹炮”。从名字上我们可以看出这两种sFH18式150毫米榴弹炮一种炮管长度是30倍口径(也称标准版),另一种炮管长度为32倍口径(也称中国版),“理工大”兵器博物馆馆藏的为中国版。

该版sFH18身管长4 270毫米,采用横楔式炮闩,配合液体气压驻退机,铆接盒型大架。炮弹初速210~520米/秒,最大射程15.1千米,射速4发/分左右。

翻阅该炮历史,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德军装备的sFH13式重榴弹炮已经过时,因此德军便采用了德国克虏伯公司的炮架方案和莱茵金属公司的炮身方案,并将新炮命名为sFH18式150毫米榴弹炮。

sFH18式150毫米榴弹炮于1933年实际研发完成并交付部队试用,1935年正式装备部队,当时的一个步兵师大概装备了12门sFH18式150毫米榴弹炮用作重火力支援武器使用。到二战结束,sFH18式150毫米榴弹炮生产了5 000多门,被德军士兵称为“常青树”。不仅如此,18式重榴弹炮在二战后仍以战利品的形式在保加利亚、捷克斯洛伐克等战胜国中装备,服役跨度在50年以上。

但是,sFH18榴弹炮存在一些设计上的不足。该炮射程远不及同时期苏制火炮,为改善这一缺陷,德军又为该炮研制了火箭助推榴弹,随之而来的问题使得德军不得不调整炮身工艺。但由于缺少必要的悬挂系统,使得该炮在牵引时移动速度不高,机动能力不足,难以伴随坦克突击。

1934年初,根据驻华德国军事顾问的建议,国民政府决定筹建重榴弹炮部队,并提出重榴弹炮最大射程要达到15千米,可以使用榴弹和穿甲弹。莱茵金属公司最终同意可以根据中国军方提出的要求对原有的sFH18式150毫米榴弹炮进行改进,主要改进为将原先的30倍口径炮管换为32倍口径炮管。同时,国民政府还组织了监造团赴德国驻厂监造。

在购买了24门炮管长度为32倍径的sFH18式150毫米榴弹炮后,1936年,当时德国的军火出口已被纳粹政府控制,国民政府再次订货时只订购到了24门炮管长度为30倍口径的sFH18式150毫米榴弹炮,即标准版。

sFH18中国版重榴弹炮交付中国军队以后,国民政府专门成立了重榴弹炮团,后改称炮兵第10团。该团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支机械化部队,当时整个炮10团下辖三个营,每个营又下辖两个连,每连装备sFH18中国版重榴弹炮4门。抗战爆发后,炮10团曾在南京、上海、宜昌等地作战,立下了赫赫战功。sFH18中国版重榴弹炮在当时的射程达到了15千米,高于当时日军使用的三八式150毫米榴弹炮和四式150毫米榴弹炮。日军的武器实在无法与其抗衡,因此便开发了九六式150毫米榴弹炮。但是战争中损耗较为严重,目前中国版的sFH18式150毫米榴弹炮数量极少,仅北京军事博物馆和“理工大”的兵器博物馆各有一门。


sFH18重榴弹炮的铭文,可以看到有中文编号,说明此炮曾接受过中国监造,为中国版


sFH18重榴弹炮被牵引车牵引前进的状态


法国M1897式75毫米野炮


1917—1918年之间,美军在法国射击法国75毫米野炮的场景

炮兵技术史的分水岭

看过早期火炮射击视频的读者们都知道,早期火炮射击一发以后整个火炮都会向后移动一段距离,如果想继续射击并且有效地射中目标,那么炮手们必须将沉重的火炮推回原位才能继续射击,这样势必会大大降低火炮的射速。而现代火炮一般都装有复进驻退机,射击时只有身管进行驻退和复进动作,整个炮架几乎没有移动,这样就大大地提高了火炮射击的速度,也增强了火炮的作战效能。火炮复进驻退装置的使用,无疑是世界炮兵技术史上具有分水岭地位的大事件,而第一种较成熟地采用复进驻退装置的火炮便是法国M1897式75毫米野炮,它也是珍贵的馆藏品之一。

在讲述法国M1897式75毫米野炮的历史之前,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当时的火炮命名规则。与现在命名为“榴弹炮”、“加农炮”和“加农榴弹炮”不同,早期的火炮一般根据其作战形式来命名,比如野炮即指配属野战部队进行野外作战的火炮,山炮则指在山地环境下作战的火炮,步兵炮则指伴随步兵作战,为步兵提供火力支援的火炮。

19世纪90年代,法国设计出了一款采用长圆形复进装置的75毫米野炮。经过改进后,75毫米野炮于1898年通过设计定型,当时法国官方名称是“M1897 75毫米速射炮”,中国称其为“法国75三六倍野炮”(其中的“三六倍”代表该炮身管长度为36倍口径)。

M1897式75毫米野炮主要作为团级野战速射火炮使用,炮身通过复进驻退装置与炮架连接,不仅可以吸收射击时的后坐力,还可以使火炮身管在射击后自动回复到射击前位置,不需要在每次射击后再次瞄准,大大提升了火炮射速与火力密度。这是管退炮和弹性炮架最早的运用实例之一,目前也被认为是最早的现代火炮。

此外,M1897式75毫米野炮采用的炮闩也比较特殊,现代火炮使用的多是螺式炮闩和楔式炮闩,而75野炮采用的炮闩从结构上来看属于偏心螺式炮闩,与普通螺式炮闩开闩后闩体位于闩室外不同,75野炮的闩体始终位于闩室内,只通过旋转开闭锁手柄进行开闭闩动作。



M1897式75毫米野炮的炮闩,仅通过旋转开闭闩手柄完成开闭闩动作,左图为开闩待装弹状态,右图为闭闩状态


日本十一年式75毫米野战高射炮,右上角为其铭文


中国1948年-1式60毫米迫击炮,又称“双圈牌”迫击炮,下为其炮架铭牌


短命的日本野战高射炮

一战后,日本陆军根据青岛之战的经验和欧洲战场上武官的实际观察,决定发展防空武器,提高防空水平。1918年,日本陆军决定开发野战高射炮,但是最初设计出的样炮不够理想,因此日本通过向法国谋求援助,最终于1920年决定参考输入牵引式75毫米高射炮进行新型高射炮的设计工作。

1921年,第2次设计的样炮竣工试验。根据试验结果改进后进行了射击试验和大型演习检验,发现实用射击性能仍不够理想,因此继续改进,直到1922年12月才被正式采用为制式兵器,命名为“十一年式七珊半野战高射炮”。其中“十一年”指大正十一年(公元1922年),“七珊半”则指口径为75毫米。

需要指出的是,11年式高射炮在1922年定型时,日军为其确定了两种型号,分别是十一年式野战高射炮和十一年式阵地高射炮。野战型身管较长,为34倍口径,阵地型较短,约31倍口径。

同时,日军对于十一年式高炮还有着甲种与乙种之分,甲种型在射程上较之乙种有明显提升,作为实验型的乙种炮产量极低。在日军中,甲乙两种炮混合使用,作为防空教育和防空演习之物使用,也促使日军在1922年在野战炮兵学院成立第一支高炮部队——高射炮练习队。

十一年式75毫米野战高射炮是日本陆军首次开发的高射炮,具备早期高射炮的基本设施和功能,日本人评价它“作为高射炮需要的功能和外部设施都很齐全,对初创期的对空射击战术的研究运用是有意义的”。但是该炮战技诸元不良,主要体现在设计时制定的最大射高为5 800米,在战技诸元制定时便已落后。而当其设计完成定型之后,当时战斗机的最大飞行高度已经超过了十一年式75毫米野战高射炮的最大射高,例如到1928年,当时日本陆军所属的飞机可以飞到7 200米以上,而日本海军的舰载机最大飞行高度也已经超过了7 000米。我们可以想像一下,飞机在7 000米以上的高空飞,而地面用于防空的高射炮最高只能打到5 800米,这样的高射炮要它有何用呢?

正因为十一年式75毫米野战高射炮的最大射高远远低于飞机的最大飞行高度,再加上这种高射炮的操作不是很灵活,因此仅仅在生产了6年以后,大阪炮兵工厂便停止生产十一年式高射炮,而在前后6年间,十一年高射炮也只生产了40余门。

1928年,日本开始装备八八式75毫米高射炮,十一年式高射炮基本成为库存武器,直到日本战败前夕由于本土面临空袭威胁,才被重新启用。

十一年式高射炮目前存世稀缺,国内其它博物馆几乎未见陈展,更令人遗憾的是“理工大”兵器博物馆的这门十一年式高射炮前期锈蚀严重,征集到兵器博物馆后虽经过修复,但全炮状态仍不是很理想。

“双圈牌”迫击炮

这门中国制造的60毫米迫击炮,说明牌上显示为1948年-1式60毫米迫击炮。说到这里许多读者可能会纳闷,因为这种命名方式明显为建国后人民军工采用的命名方式,为什么1948年的炮会依据建国后的命名方式来命名呢?答案其实很简单,这门迫击炮在生产制造时并没有正式型号,现在的名称是兵器博物馆根据现有的命名惯例命名的,不过由于这种迫击炮在当时有一个双环套图案的商标,所以有的资料中也将这门炮称为“双圈牌”迫击炮。

1947年初,由于解放战争战场形态的变化,东北解放区成为了解放军的战略后方基地,为支援解放军作战,东北解放区大力发展军工生产。当时的军工部哈尔滨试验工厂依据美国M2型60毫米迫击炮试制出了60毫米迫击炮。1947年秋东北解放区开始全力生产这种60毫米迫击炮,直到1949年初东北全境解放才停产。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生产这种60毫米迫击炮的并不是当时东北的某一家兵工厂,而是由哈尔滨多家私营工厂联合生产的。由于战乱,当时哈尔滨的许多企业处于瘫痪状态,而如果要发展一家可以同时生产制造迫击炮管、击针、底盘、炮架、瞄准镜等零件的兵工厂又比较困难,因此当时的东北军工部决定按照每门炮折合高粱米970斤的造价将生产任务交给数十家哈尔滨私营企业,并且承诺实物全额支付造价款。于是当时的多家私营企业联合起来,响应“一切为了前线”的口号,分类整合资源,统一工件标准,积极投入军工生产,仅在1947年10月到1949年5月不满两年的时间内,生产了2 000多门60毫米迫击炮,为东北的全境解放发挥了巨大作用。此外这些企业还为当时的迫击炮设计了一个双环套图案的商标,因此这种60毫米迫击炮也被称为“双圈牌”60毫米迫击炮。

“理工大”兵器博物馆馆藏的这门60毫米迫击炮在脚架上有一铭牌,铭牌上有双环套图案的商标和“六〇炮”、“东北军区军工部造”、“一九四八年”、“最远射程一千五百米”、“不得超过四个药包”等字样,这正是其名称的由来。

该炮口径60.5毫米,炮身长73厘米,身管长65厘米。弹丸最大初速68.6米/秒,射速18发/分左右,最大射程1 814米,可一人携带使用。

这种60毫米迫击炮除了“理工大”博物馆馆藏一门以外,黑龙江省博物馆也曾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从黑龙江省军区征集一门,并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理工大”博物馆由于主要任务是服务学校军工专业教学科研,因此并未申请展品文物定级。

日本九九式105毫米山炮

在讲述日本九九式105毫米山炮以前,我们不得不先提一下法国的施耐德M1919式105毫米山炮。

施耐德公司是法国著名的钢铁企业,此后在火炮市场崭露头角,上世纪10年代,施耐德公司开发出了施耐德M1919式105毫米山炮。虽然当时法国并没有装备这种火炮,但是被出口到了西班牙、南斯拉夫和希腊。

1932年,国民政府召开制式兵器会议,确定采用法国施耐德M1919式105毫米山炮作为制式兵器。但是当时列强禁运且国民政府更青睐德国炮,所以最终并没有购买施耐德山炮,倒是当时的广东军阀陈济棠购买了一批施耐德炮。1936年两广事件后陈济棠倒台,他的施耐德炮划归中央,编成炮兵第9团。抗战爆发后,施耐德山炮随中国军队参战。

当时侵华日军所装备的山炮多为四一式75毫米山炮和九四式75毫米山炮,到达中国战场后,日军深感火炮威力不足,因此要求获得威力更大的100毫米口径级别的轻火炮。最初日军打算自行设计,但是日军后来在中国战场上缴获了中国军队使用的法国施耐德105毫米山炮,随即将其运回国内。

日本陆军将施耐德炮运回日本经过测试后,认为施耐德山炮符合日军作战需求,便对施耐德105毫米山炮进行原炮测绘及改进,最终定型命名为“九九式十糎山炮”。

该炮全重约800千克,炮架设计基本仿制施耐德原装炮,但在开闩设计上,较施耐德炮多增加了握紧闭锁机构,需装填手先握紧开闩手柄握把,施力下压手柄方可开闩。而施耐德原炮仅需简单下压便可开闩。

该款山炮使用标准弹药时,弹丸初速334米/秒,最大射程7 500米,独立的液体气体式驻退机。日军随后为该炮配备多种弹种,包括铝热纵火弹与化学弹等等。

日本九九式山炮从总体的制造工艺以及精细程度上来讲要劣于法国原装施耐德炮,但是具备威力大、射程远(最大射程7 500米)、容易分解结合的优点,可由两匹马牵引运输或分解后由10匹马驮载运输。不过造价比较昂贵,再加上当时计划装备部队的九九式山炮数量并不多,所以其产量并不多。

抗战胜利后,国军整编140旅接收日军上缴的九九式山炮,随后这批九九式山炮连同弹药便一起在解放战争中被解放军缴获了。

根据现有资料显示,目前世界上已知尚存的九九式山炮有两门,一门在日本,另一门在“理工大”的兵器博物馆。“理工大”收藏展出的这门九九式山炮意

义非凡,因为它可以说是中国抗战时期屈辱史的见证。

[编辑/何懿]


日本九九式105毫米山炮


日本九四式75毫米山炮,日军侵华早期在中国战场上使用该炮的效果并不是很好,因此萌发了研制100毫米口径级别火炮的想法

上一篇回2016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理工大”有个兵器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