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走势

2016-05-07 16:16:59


刘蒙,重庆开县人,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 系 。 1986~2005年,历任驻爱沙尼亚、芬兰、丹麦、新西兰等国武官以及联合国驻叙利亚、科威特、埃及、以色列等国军事观察员、联络处主任、地区司令等职。2005年回国,任广州军区装备部副部长;2008年起任总装备部科技委正军职常任委员,分管陆军武器装备发展战略。

刘蒙同志任驻外武官期间,对促进我国对外装备技术交流做出了突出贡献,曾获得丹麦、芬兰、爱沙尼亚、埃及等国多枚勋章。作为我国首位联合国维和部队地区司令,他直接指挥过美、英、法、意等多个国家的维和部队,对世界各国陆战部队的发展现状和趋势都有直观而深刻的认识与研究。

记者:刘将军好!感谢您百忙之中接受本刊的采访。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世界本应欢庆和平,然而俄罗斯武器嘉年华、北约装备展大秀肌肉,有点儿剑拔弩张的感觉,您怎么看?

刘将军:尽管危机四起,我认为目前还不至于发生世界性的战争。不过,当今世界正处于一个竞争未来格局的关键阶段,西方紧锣密鼓地在欧洲布势,后雅尔塔格局正在形成。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希望的新格局是,前东欧国家都加入北约,通过波罗的海三国(波罗的海三国指位于波罗的海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包括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和高加索地区把乌克兰再抱到怀中,让俄罗斯永远不可能东山再起。也就在这个计划即将完成的时候,普京就乌克兰问题和美国翻脸了,产生了不可调和的争执。

亚洲的情况滞后于欧洲,目前基本还是二战后的格局。随着中国的崛起,亚洲各国萌发着推动变化的新力,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美国这些年提出了很多新的战略举措,如“巧实力”、“重返亚太”、建立“亚洲版北约”等。

记者: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4年G20峰会上,提出了“亚洲版北约”战略,这与最初印度教授纳拉帕特提出来的有什么不同?

刘将军:纳拉帕特教授2002年提出了“亚洲版北约”这个概念,是对未来安全格局的一种探讨,有遏制中国的意思,但后来他也认为这种做法是没有必要的。奥巴马提出的“亚洲版北约”则是美国正在实施的一个战略计划,有很多实际军事步骤与之配合。美国希望通过东扩后的北约和亚洲版的北约控制新的后雅尔塔安全格局,使他的一极世界尽可能的长久。

记者:美国有哪些实际的军事行动值得我们注意?

刘将军:为了把问题说清楚,我简单回顾一下北约东扩问题。1991年苏联解体,1993年北约召开了伦敦会议,许多北约国家在会上提出:“华约不在了,我们还要北约吗?”在美国的主导下,确定了不解散北约,将北约由纯军事机构转向西方的安全、军事机构,并开始实施“和平伙伴关系计划”(PfP)。通过PfP,西方国家就可以向前东欧国家寻求深度的军事合作,实施东扩。

一开始许多东欧国家由于害怕俄罗斯而不敢参加,于是美国就邀请俄罗斯先参加。由于俄罗斯叶利钦这一代领导人天真的以为“天下大同了”率先签约参加了,随后其它东欧国家也就纷纷参加。然而,美国在军事上和俄罗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合作。美国用“俄罗斯东山再起威胁论”,通过PfP,对东欧军队、国防进行了充分的改造,使得东欧许多国家最终参加了北约和欧盟,不断东扩,对俄罗斯完成了“布势”。

通过地图我们可以看到,西方是从波罗的海三国伸出一只手,在南高加索伸出了另一只手。熟悉历史的人可以看出,西方的东进想法和当年希特勒、拿破仑的军事行动路线十分相似。如果西方把前苏联最主要的三块之一乌克兰挖了出去,波海堵上了(大、小贝尔特海峡都修上了桥,把波罗的海舰队堵住了),黑海堵上了(2014年乌克兰事件差一点把黑海舰队老窝克里米亚给端了),俄罗斯就不再会成为横跨欧亚的巨人了,也就永远不可能东山再起。普京对此十分清楚,他在“南奥塞梯”问题上毫不客气,在吞并克里米亚一周年纪念日与“南奥赛梯”结盟。现在东进还没有结束,乌克兰的争夺十分激烈。

我在波罗的海三国当武官的时候,亲眼见证了这一变化。签署PfP之后,西方与俄罗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军事合作,却派出大量军事顾问团进入了波罗的海三国,免费提供了“四大军援项目”,即:“建立波罗的海国防大学、联合陆军训练中心、联合空域监控网和联合舰队”,并给波罗的海三国军士以上的军人到美国学习6个月英语的机会。英国为爱沙尼亚建宪兵部队,英宪兵司令三番五次亲临指导。我在爱沙尼亚当时听到西方宣传最多的就是“俄罗斯威胁论”,见得最多的就是西方各国军事指导顾问。在波海三国加入北约后,上述四个项目,三个项目由北约共管,而波海联合空域监控网干脆由美国直管,这不就成了美国监视俄罗斯最前沿的哨所了吗?

因此,美国人的许多做法值得我们注意,比如从反导合作入手,掌握控制合作方的C4ISR;加强与合作方的联合作战能力;向合作方派大量军事顾问,建立军事基地,“临时”驻军等等。

记者:能不能讲讲亚洲的情况?

刘将军:好的,我们来看看韩国。前一段时间美国把给韩国装备的“爱国者”导弹换成了“萨德”反导系统,我们有些媒体只注意比较两种武器的性能,其实这两种武器没有什么可比的。美国的防空反导是组网多层拦截,“爱国者”导弹和“萨德”反导系统在美陆军防空反导体系中担任不同层次的任务。韩国装备“萨德”反导系统,会使美国更深地掌控韩国的防空预警体系。美军在韩国建立了第一个美韩联合作战司令部,标志着两军联合作战能力大幅度提升。

2009年,美军针对中国日益增长的拒阻能力和反介入能力提出了“空海一体战”战略。这个战略旨在整合美国海空军战力并联合亚太地区盟友来共同遏制或击败其潜在的区域性对手。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总裁安德鲁在《美军为何要实施“空海一体战”》报告中认为,美国将面临中国反卫星武器、网络战武器、弹道导弹和反舰导弹、远程航空兵等方面的威胁。

“空海一体战”是美国为西太平洋战区高端军事行动勾画的一种联合作战样式。对于中国来说,西太平洋地区是中国国际战略展开的前沿和核心地区,中国的利益集中于这一地区。对于美国来说,在过去的60多年,历届政府均公开宣称西太平洋地区美国拥有至关重要的政治、经济和安全利益。

美军认为只有控制好广袤的西太平洋地区,才能保持美军向西太平洋地区成功投送军事力量的能力,维持该地区的军事优势,夺取和保持该地区空中、海上、空间和网络空间领域的主动权,保持威慑中国的能力。

美军已经开始在西太平洋地区为“空海一体战”投棋布子。首先,进一步加大了西太平洋地区的战场建设力度。2009年,美国花费巨资扩建关岛空军基地和改造海军设施,使其成为一个主要前沿作战基地。特别是扩建了关岛的安德森空军基地,要求其能够起降B-1、B-2和B-52战略轰炸机。

二是增加关岛空、海军的常驻兵力。在关岛部署航母打击大队,增加了核动力攻击潜艇、轰炸机、F-15E战斗机、“全球鹰”无人侦察机、空中加油机和F/A-22“猛禽”隐身战斗机。

三是加强西太平洋地区空海联合军事演习。美军将最先进的核动力航母“华盛顿”号部署在日本横须贺海军基地,意在随时参加与其盟国和伙伴举行的空海联合军事演习。

四是加强亚太地区军事基地建设,在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菲律宾、越南、澳大利亚和印度等国建立或租用军事基地,提升其快速反应能力。

总之,其实质就是根据任务对美国的海空力量再次集成,使其作战能力更加有效。比如,美、英等国开战第一波次对对手重要军事目标的袭击主要用巡航导弹。在海湾战争时,95%的作战力量是从水面和空中发射巡航导弹。由于中国有较强的拒阻和反介入能力(也就是拥有反航母弹和防空导弹等力量),因此在“空海一体战”中,美国改用大量低噪声潜艇作战。有报道称在利比亚战争中(利比亚几乎没有拒阻能力),美国为了检验其水下发射巡航导弹这一战法,战争中70%以上的巡航导弹都是从水下发射的。

自从美国开始实施重返亚太策略,美国与日本进一步提升联合作战能力,与菲律宾、澳大利亚频繁举行联合军演。近来美国针对中国东海和南海情况,提出了“离岸控制”战略。

记者:什么是“离岸控制”能力呢?

刘将军:“离岸控制”能力就是一旦中国和其它亚洲国家在领海发生冲突,美国有拉偏架的能力、控制事态的能力、封锁航线的能力。在重返亚太问题上,美国现任国防部长卡特在盟友国家解释重返亚太时有一句名言:“美国在重返亚太问题上,不讲空话,在做实事。”据报道在不远的将来,美国将把60%以上的海军力量放到亚太,80%的海军陆战力量放到亚太,24艘两栖攻击舰也要放到亚太地区。美国公司参与了菲律宾苏比克湾重建,现已对美国临时驻军开放;美国还加强与越南军事合作,希望将来能租用金兰湾。面对这样的形势,我们就不难推测美国在钓鱼岛和黄岩岛等问题上的态度。

记者:在以前的采访中,您谈到过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在军事上提出的“巧实力”策略,那么“海空一体战”以及“离岸控制”这些战略会使我国面临怎样的形势?

刘将军:希拉里提出“巧实力”的本质是制约中国,为将来的竞争布势。在一定程度上讲,美国的战略制定者比我们还懂得孙子兵法。孙子兵法《势篇》开篇讲道,“善战者,求之于势”。什么是“势”呢?孙子这样解释,木头和石头有一个特性,把它放在平处,木头和石头是平稳的,如果放在山坡上,它就形成了“势”。美国重返亚太就是为了“布势”,防止中国未来在政治、经济、能源和安全利益等方面与之争夺。

周边国家就像“木头和石头”,原来是平稳的,被美国用“中国威胁论”,把他们放在了山坡上,形成了“势”。当然,日本也是想借势而上,它想和中国争夺未来的亚太主导权,唯一的选择就是背靠美国制造紧张空气,提高自己的战略地位。特别是设立禁飞区以后,从其立法和武装力量上看,我们都要做好准备,他们有可能制造“擦枪走火”。

对势,孙子给我们讲了一个规律,“方则止,圆则行”。也就是说,一味软不行,如果在对方布势的时候你不能以软、硬两手来破势,时机就会错过。讲到软硬,毛主席有一句话,帝国主义是胡萝卜加大棒,你硬起来,可能胡萝卜多了,棒子反而少了。也就是说,“硬”不是简单的硬,“软”也不是简单的软。选中时机,摸索和把握事态的发展规律是最重要的,只有把握好事物发展的本质规律,才能很好地利用软、硬两手,因其势而利导之,转变战略格局。

记者:看来美国重返亚太,搞环太平洋演习、导弹防御体系、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这一切和当年在俄罗斯周围的布势差不多?

刘将军:是的,美国在布势,就怕我们还没有发现周边这些危险。如果我们不在钓鱼岛问题上做好准备,甚至还想请美国人“主持公断”,那就可笑了。

在北京APEC会上,我们刚和奥巴马谈了我们希望的新型大国关系,记者们大吹“奥巴马重视中美关系远胜于日美关系”,“把日本气坏了”等等。三天后,奥巴马就在G20峰会上讲“亚洲国家需要一个北约一样的跨太平洋的安全机构,对付新兴霸权势力。否则,亚太国家将来会后悔的”。他回国后又提名“重返亚太问题专家”卡特任国防部长。卡特在当国防部副部长时是美国重返亚太计划的筹划者之一,他讲重返亚太问题时有一句话,“we are not talking a talk, we are working a work. This is American.”一切不言而喻了。美国希望将来有一个亚洲的北约,一个在亚洲以日本、澳大利亚、韩国牵头的“北约”来控制新兴的“霸权”势力。

不久前,美国和韩国建立了海外第一个联军联合指挥部,前一段时间又发生了一批两架次F/A-18舰载战斗机在我国台湾地区台南机场紧急“迫降”。我认为这最多算一个预备临时降落,因为飞机没有任何故障,而且和它一起起飞的电子攻击侦察机还另有任务。其本质是给我们一个信号,“你们跳不出一岛链”。一岛链、二岛链这些词都是美国前国务卿杜勒斯在冷战时期为围堵中国时发明的。上世纪50年代,杜勒斯还专门为此事跑到台湾与蒋介石协调。

记者:美国建立“亚洲版北约”,我们除了要做好“破势”准备,还要怎样做?

刘将军:美国为了建立“亚洲版北约”,最有效的办法恐怕还是不与我们直接冲突,而是用拉偏架的方法把“小兄弟”团结在他的周围。

只要我们以双边互利为基础加强与俄罗斯经济合作,稳定俄罗斯国内形势;与印度加强合作,使其坚持不结盟政策;与东盟国家加强双边经济与军事合作,特别是在C4ISR领域和军队建设方面的合作,美国实现“亚洲版北约”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当然,在美国支持下,周边一些国家铤而走险,对我实施军事挑衅完全是有可能发生的。所以我们在军事上一定要有实力和决心,一旦发生冲突,我们一定要有控局能力,有战胜敌人的能力,才能真正打破“亚洲版北约”的美梦。

记者:现在人们有这种想法,如果我们不招惹别人再忍30年,我们就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了?

刘将军:这种看法是幼稚的。如果我们现在不能为自己争取发展空间,那谁可能为我们争取呢?“发展空间”绝对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举个例子,“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我们实行了三十多年,到现在我们在南海没有一口油井,也没有一口气井。而越南这三十多年来,在咱们的南海开采的石油和天然气每年已经占到越南GDP的40%。这就说明一个道理,自己不争取,什么也得不到。

记者:谈到中美关系有一种说法是“中美关系好也好不到哪里,坏也坏不到哪里”,您如何看?

刘将军:这种说法太简单,甚至可以说是不负责任。用这种思维来处理外交关系会给中国的未来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历史上各大国的竞争都是暗地里使劲,十分激烈。美国有着世界上最强的咨询机制,其对华总战略方向是经过充分研究而定的,表面上的缓和与紧张都不过是为了达到其战略目标的随机变换手法。

2000年,俄罗斯总统普京上台以后,以美国为首的布势已经基本形成了。在俄罗斯的一个内部讲话里,普京这样说:“叶利钦时代把俄、美关系放为重中之重是不对的,应该把为俄罗斯未来争取发展空间放在重中之重。”这句话,值得我们深思。中国不要像俄罗斯,北约东扩到乌克兰才着急,应该未雨绸缪。

记者:谢谢刘将军对美国重返亚太战略走势的精彩讲解,以及国家安全上“布势”与“破势”的独到分析。


◎波罗的海周边各国地图。可以看出波罗的海几乎是封闭的,要想进入大西洋,必须通过狭窄的三个海峡,即图中箭头所指小贝尔特海峡、大贝尔特海峡和厄勒海峡


◎乌克兰冲突是由乌克兰亲美势力及幕后美国政府支持下演变的示威运动,后通过街头抗议活动,以及乌克兰军方倒戈,乌克兰合法民选总统亚努克维奇逃亡俄罗斯。


◎2014年3月,乌克兰克里米亚2542号军分区悬挂起乌克兰和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国旗



◎“爱国者”导弹系统能够对抗饱和空袭,搜索速度快,跟踪能力强,反应时间短,可以实施多个同步攻击。它能有效对抗现有的电子攻击,能与其它陆军系统和联合系统交互操作。韩国装备“爱国者”导弹系统后,防卫能力大幅提升


◎美国的“萨德”系统具有末端高空导弹防御能力,尤其是其X波段雷达预警能力强大,侦察半径至少达2 000千米。如果这一雷达系统部署在朝鲜半岛,不仅对我国东北、华北地区的空域产生突前监视作用,还将对我国可能发射的飞越朝鲜半岛以及附近高空的导弹进行拦截,损害中国的报复性威慑能力


◎为了实施重返亚太策略,美国在外交、经济、战略等方面大力增加投入,不断与韩国、菲律宾举行联合军演和各项军事合作




◎在G20峰会上的美国总统奥巴马


◎美国F/A-18E/F舰载战斗机广泛装备于美国海军与海军陆战队,其装备F404-GE-402涡扇发动机与APG-65雷达,能够胜任美军航母夺取制空权、对海/陆攻击的任务


◎2012年10月,美国潜艇“奥林匹亚”号停靠在菲律宾苏比克湾前美军基地


◎为实现重返亚太策略,美国与日本进一步提升联合作战能力,重点经营以关岛为中心的第二岛链基地。


◎美军转场到冲绳的F-22战斗机



◎俄罗斯总统普京强硬的背后是俄罗斯依然不可忽视的军事力量


◎中俄联合军演有利于加强两军战略互信,深化两军友好务实合作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