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谷歌地图揭开美在韩“萨德”阵地的秘密

文\/李梅   2016-11-25 03:37:27

◎ 即将部署“萨德”的“霍克”导弹阵地(星山里地区),小图为该“霍克”导弹阵地放大视图2016年7月8日,韩美两国军方在韩国首尔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在韩国庆尚北道星州郡部署“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即“萨德”系统。此举在整个亚太地区引起轩然大波。那么,韩美两国是怎样选择星州郡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部署“萨德”的?其部署阵地具体会在哪里?在军事上又会对中韩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韩国“萨德”系统阵地选址

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的想法由来已久,但是具体的部署阵地勘测工作实际是从2015年4月开始的。当时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提出用“萨德”加强韩国现有的“爱国者”2反导系统,以便“更有效地拦截朝鲜导弹”,并决定在韩国最终同意部署前即开始部署准备。此后,美军组织了考察团对韩国的平泽、釜山、大邱等地进行勘察。驻韩美军和“萨德”系统的制造商洛马公司对包括京畿道平泽在内的5~6个基地进行了现地勘察,并向韩美两国提交了技术报告。韩国和美国联合工作组经过对军事效用的论证和评估最终认为,驻有韩国空军防空炮兵部队的星州地区是部署“萨德”系统的最佳选择,具体位置为星州郡星山里地区,选择的阵地宣称海拔400米。

星州郡是韩国庆尚北道西南部的一个郡,西界庆尚南道,东界大邱广域市。星州郡位于庆北的西南,地形大体上成圆形,东面与大邱广域市达城郡及漆谷郡接壤,西面与金泉市及庆南居昌郡相接,南面与高灵郡、庆南陕川郡及居昌郡比邻,北面与金泉市和漆谷郡相邻,西北侧被洛东江及其支流分成两个平原地带,洛东江和大伽川沿岸广泛分布着沙质优良土壤。总体看,该地区人口密度较低,但是究竟选择星州郡的什么地方开设阵地,可能涉及到军事秘密,受到了新闻管制和敏感信息过滤,因此韩国媒体始终遮遮掩掩,只是大致提到了地区,对确定的阵地地点只字不提。但是如果我们从已经公开的信息和基础军事知识着手,利用谷歌地球等地理工具,并不难打破韩美两国精心掩饰的这个秘密。

部署阵地的位置确定

我们最直接的资料就是谷歌地球,但依据“萨德”导弹阵地的特点,在浩如烟海的卫星影像中来寻找未来可能的部署阵地十分困难。这就需要结合此次部署中透露出的蛛丝马迹来抽丝剥茧了。

美韩联合工作组最终找到的地方在星州地区,且部署有韩国空军防空炮兵部队,另外还知道其海拔在400米左右。这为我们提供了有限的线索:一是作为未来的防空反导阵地,需要使用大功率雷达,并需要防御方向上有开阔视野,因此其通常不在市区内,并很可能远离人口密集区;二是按军事常识来看,通常独立驻防的空军防空炮兵部队不是通信站就是防空导弹阵地,通信站通常建有天线阵或较高的无线电天线发射塔,而如果是防空导弹阵地,必然会有发射场坪和部署雷达的制导区场坪;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其海拔在400米左右,而防空导弹阵地如果不是在平原地区,必然会选择一个地势较高的地方,以减少遮挡提高雷达的探测范围,并为防空导弹提供一个较开阔的射界。◎ 即将部署“萨德”的“霍克”导弹阵地各功能区情况我们利用谷歌地球软件可以很容易找到星州郡,其位于韩国东南,距离大邱市不远,但是当我们用鼠标在这里采点后发现,这里大部分地区的海拔只在40~100米之间,与报道的400米海拔相距甚远。星州郡南部地区植被覆盖紧密,大多为山区,但海拔超出300米的地点并不多,而且这些地方大多没有人工设施的迹象,但是如果把视角转移到星州郡东南大约距离市区中心3~4千米的地方,可以很明显发现在一片绿色植被中,有明显的人工建筑,用鼠标检视这里的海拔可以发现其最高点达到370米,而周围高度迅速下降,说明这里是一个较为突出的独立山体,如果放大可以看到,山体上端平台有较为明显的建筑设施,这里的设施依山势呈十字形分布,可以看到建有多栋房屋和场坪设施。很显然这里较为符合报道和军事常识所指向的“萨德”部署地的特征。

部署阵地的现状分析

如果对上述地区卫星影像放大,可以从细节特征看出,这里完全符合“霍克”导弹阵地部署的技术要求特征。“霍克”导弹是韩国部署量最大的导弹系统,其也是全球分布最广的中程防空导弹系统。通常“霍克”防空导弹永备阵地建有雷达制导区、展开发射架的发射区和进行导弹测试和维修的技术保障区,以及人员生活营区等4大部分设施。从卫星影像可以看出,这里也是按照这一技术标准格局建设的。

制导区 “霍克”导弹系统最初使用4种雷达:脉冲波搜索雷达PAR和连续波搜索雷达CWAR用于探测,连续波搜索雷达CWAR和高功率照射雷达HPI用于跟踪,两台高功率照射雷达HPI和测距雷达ROR用于拦截中的火力控制。随着系统升级,某些雷达功能逐步合并,目前的“霍克”Ⅲ系统使用3种4部雷达,即1台脉冲波搜索雷达、1台连续波搜索雷达和2台高功率照射雷达。这些雷达分别部署在制导区内,在永备阵地中各建有独立的掩体。

通常制导区占地面积1 000平方米以上,制导区内有多个掩体,分别放置指挥控制车、AN/MPQ-50型脉冲搜索雷达、AN/MPQ-62型连续波搜索雷达及2部AN/MPQ-61型连续波大功率照射雷达,掩体结构通常为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挡墙,外侧覆土,整体呈“U”形,开口向照射方向,掩体内为雷达场坪,多为水泥混凝土质。每个作战单元还会配属阵地指挥和发射的指控车,对外通信的信息协调车(通信车)和天线,以及保障整个单元电力供应的电源车。我们从谷歌地球卫星影像可以看出,美韩此次选择欲部署“萨德”的星州郡“霍克”导弹阵地,基本呈“十”字形,发射阵地南北向一字排开,而制导区位于阵地东侧,背向大邱市区,制导坪上建有零星的建筑,这些设施部分是雷达掩体,部分是人员掩体。一旦进入战备,各型雷达车被牵引至各开口掩体部署。

发射区 “霍克”导弹弹长5.08米,弹径0.37米,翼展1.19米,发射质量627千克,每个发射架为3联装,通常以连为单位配置在发射区内。发射区由多个发射场坪组成,值班、训练或战时,导弹发射车进入发射场坪,发射架在此展开。标准的“霍克”导弹阵地均建有发射场坪6处,发射场坪均呈长方形,长20米,宽18米,中部为直径10米的混凝土质坪,周圈为沥青混凝土质。发射场坪周围一

般建有防爆墙或堆有沙袋,防护力较强。每个场坪配备“霍克”导弹发射架1部。每3部发射架为1个发射组,由1个组长控制连接箱汇接,共用1部AN/ MPQ-61型连续波大功率照射雷达,场坪间间隔40~80米。从谷歌卫星影像可以看出,发射区呈一字型南北分布,南北部沿简易道路各建有3个掩体。每个掩体均为半圆形胸墙,掩体内建有预设场坪,随时可部署三联装发射架。

技术保障区 技术保障区内有导弹测试库,为钢筋混凝土结构;营区内有营房数栋,为砖砌体结构。这里是储存、测试导弹和停放、维护装备车辆的地方,平时,导弹及装备车辆都存放在技术保障区。从谷歌卫星影像可以看出,星州郡“霍克”导弹阵地技术保障区位于阵地中部,建有车库两栋,车库前停车场上可依稀看到多种装备车辆。

营区 营区是导弹阵地人员办公及休息的场所。从谷歌影像可以看出,星州郡“霍克”导弹阵地营区位于阵地最西部,有4~6栋房子及一个篮球场。这里连着阵地北部的一条直通山下的公路。

总体上看,星州郡“霍克”导弹阵地虽建在山顶上,但山顶平台总体面积较大,具有改造为“萨德”系统的较大潜力。

阵地改造部署推测 由于制导雷达通常部署在发射架的后方,因此从该阵地“霍克”导弹发射区与制导区的相互地理关系可以看出,该阵地的主要防御方向是阵地西侧,背对大邱市,但是改造为“萨德”系统后,其防御方向主要是西北部,因此该阵地需要改造。典型的“萨德”系统每套由6个发射台(每台搭载8枚拦截导弹)、一个发射控制系统以及通信系统和AN/TPY-2探测雷达组成。如何将这些分系统合理部署在现有的“霍克”导弹阵地上呢?

利用谷歌卫星影像可以发现,这里最高的地方是制导雷达平台,海拔达到360米,其它地方大概只有340千米,高度差近20米,因此这里仍然可能部署“萨德”系统的AN/TPY-2雷达,但是其

雷达发射方向则应该转向西北方向,这样一来,北部的3个“霍克”导弹发射坪就处于雷达电磁波照射覆盖之下,因此这里不再适合部署“萨德”导弹发射架,而“萨德”导弹发射架最有可能的部署地除了现有南部的3个“霍克”导弹发射坪可以利用以外,连接发射区与技术保障区的阵地南侧道路最有可能成为新的导弹发射坪建设地,这样一来,发射区即转移到阵地南部,而制导区则部署在原来的东部,避免了雷达照射,并充分利用了阵地的最高点,而且每部发射架与雷达都能进行视距通信,可以在阵地最小改动的前提下,满足系统技术要求。

美在韩“萨德”系统部署的特点

此次星州郡被选为“萨德”部署地是韩美两国长期勘察和酝酿的结果,其部署总体上看有以下几个特点。

部署靠后,覆盖重要目标 虽然韩国国防部声明中称,选择星州地区部署,加大了保卫诸如核设施及炼油设施等关键设施以及美韩军事力量的能力,但是实际上在这里部署基本满足了保护美军的需要,而对于韩国只能满足一部分防护需要。由于“萨德”反导系统的最大拦截距离为200千米,在星州部署“萨德”可覆盖平泽、乌山、群山,忠清南道鸡龙台,以及北至江原道江陵附近的广大地区,韩美估计,此地部署“萨德”可保护韩国2/3的领土面积。其中,除了京畿道的乌山、群山是美驻韩主要空军基地和战略要塞外,乌山还拥有美韩联合防空与反导指挥所,平泽驻扎有美军第二师团,是世界最大规模的单一基地,漆谷和倭馆储备着美军半岛作战的主要作战物资,而忠清南道鸡龙台则是韩国陆、海、空三军总部所在地。可以看出,选择在星州郡“霍克”导弹阵地部署“萨德”系统,虽然部署地靠后,但是基本覆盖了美韩的大部分重要目标。

阵地孤立,周围人口密度低 星州地区不是人口密集地区,危害居民安全、污染环境的可能性较小。而即将驻防的空军防空炮兵部队阵地为近海拔400米的高地,距居民居住的村庄1.7千米左右。目前来看,该阵地部署最大的障碍之一就是对AN/TPY-2雷达电磁辐射的质疑,为此韩美两国不但开放了首尔附近的“爱国者”导弹阵地,而且邀请媒体赴关岛“萨德”阵地实地测量雷达辐射情况。从卫星影像上可以看出,这里周围较为开阔,适合开设反导防空阵地。

  远离前沿,躲避朝火炮打击 在韩国战略纵深地带的星州郡地区部署“萨德”,远离了朝韩前沿地带。这里距离“三八线”超过270千米,不在朝鲜新型多管火箭炮(KN-09,300毫米口径)的射程(200千米)范围内,可有效躲避朝鲜远程火炮的打击。同时,这里通过大邱市的隔离防护,也使得从东南部海上渗透的朝鲜特种部队难以抵近反导阵地,而且这一距离也足以躲避从海上发射的火炮(通常射程距离小于40千米)打击。

利用现有设施,降低部署成本 从前面对卫星影像的分析可以看出,星州郡“霍克”导弹阵地现有附属设施完备,可改造利用潜力较大。目前这里已有170多名防空炮部队人员驻防,因此其基础设施可满足200名左右的美军人员(1个炮兵中队)生活和工作。如果只转移现有部队,并对阵地略加改造即可很快在此部署“萨德”系统,可省略环境影响评价和购买用地的过程,节约费用并提高用地建设速度。

东南部署,消除周边疑虑 韩国部署“萨德”的最大外部顾虑来自中俄,两国都担心美国主导的“萨德”部署后,可以长期监视中俄的导弹活动,降低两国的战略威慑效能,因此韩国也考虑以某种形式消除周边国家的疑虑。对于“萨德”部署在韩国中部以南地区,韩国《中央日报》认为,这能在一定程度上发挥外交作用,可以“最大限度消除中国疑虑”。韩国认为中国主要是担心“萨德”系统用于控制导弹发射的雷达可以探测到中国山东半岛和东北地区,而如果将“萨德”部署在南方的星州郡,雷达探测波就只能延伸到山东半岛边缘和中朝边境的小部分地区。

质疑分析

从美在韩“萨德”系统部署的选址与阵地部署分析基本可以解释关于目前外界对韩“萨德”部署的种种质疑。

选址是否“对朝不对中” 韩国在部署中一再宣称“萨德”部署“对朝不对中”,但是从此次选址看,虽然“萨德”系统的拦截防护范围只覆盖韩国,但是其功能强大的探测雷达AN/TPY-2的探测覆盖范围可以达到2 000千米,远远超出其需要,即使采用探测距离600千米的韩国所谓“缩水版”雷达,其探测距离也可以很快恢复扩展到2 000千米,而这一距离将我在渤海和华北地区的所有导弹和飞机活动尽收眼底,因此其所谓的“对朝不对中”的说法只是针对拦截系统,而非探测监视系统。

部署是否“对华没有威胁” 除了可以在和平时期长期监视我国北方空域以外,从“萨德”系统可能部署的星州郡“霍克”导弹阵地可以看出,该阵地北侧有专用公路与外界连接,南北方向具有高速公路,可以快速到达大邱、釜山和浦项等韩国南部重要交通枢纽。该阵地以东28千米处为大邱空军基地,该基地跑道等级较高,长度近3 000米,可起降大型军民运输机;阵地以东100千米为浦项军港,东南120千米为釜山海军基地。而“萨德”系统雷达是世界上性能最强的陆基机动反导系统之一。由于采用模块化设计,有很强的地面机动性,可采用舰船、火车或拖车进行点对点运输,还可根据作战需要由C-5或C-17运输机空运至指定地点。部署在星州郡的“萨德”系统通过陆海空等机动方式随时可以部署到靠近黄海的乌山或群山基地,探测和拦截从渤海方向对驻韩美军的飞机和导弹攻击。

系统是否“可防护韩全境” 外界对韩国反导防御的评估认为,要全面保护韩国领土,韩国至少需要部署两套“萨德”系统,而此次将“萨德”系统选址在靠南部的星州郡,韩国国防部发言人承认其只能防护韩国2/3的领土,特别是韩国人口最多的首尔无法得到保护,韩国因此决定在首尔地区增加部署“爱国者”3,以减轻首都遭受的朝鲜导弹威胁。◎ 为减少民众质疑,韩军开放“爱国者”导弹阵地测试雷达辐射情况

◎ 美军以前驻韩国的一个“霍克”导弹营阵地,从图中可大致了解到导弹阵地上各种装备的布置关系。“萨德”如果部署到星州郡“霍克”导弹阵地,则原有的“霍克”导弹阵地装备要迁移部署地是否“可回避打击” 星州郡阵地距朝韩分界线270千米,可有效规避朝鲜的远程火炮,但是其仍无法躲避朝鲜数以百计的各型弹道导弹。朝鲜目前只有射程200千米的火箭炮,但其仍在发展射程更远的同类系统,射程达到300千米的远程火箭炮并不是不可能。因此就长远来看,星州郡的“萨德”系统仍将面临远程火炮的威胁。

  双层拦截保“萨德”阵地安全 外界普遍认为,“萨德”的部署可以使韩国的导弹防御实现双层拦截,提高拦截概率,但是应该看到,目前只有驻韩美军装备低层防御的“爱国者”3,而这些数量有限的“爱国者”3只部署在屈指可数的美军基地,只保证了驻韩美军基地的双层拦截,并不是指韩国。而从目前部署情况来看,即使是“萨德”阵地本身也不在所谓的双层拦截保护范围内,在阵地东北12.5千米处的美国卡罗尔兵营部署有“爱国者”3,是美国最大的后勤保障基地。该“爱国者”3系统位于星州郡阵地的东北,防御却指向西北,距离也处于“爱国者”3的防御边缘,如果不向星州郡阵地调整“爱国者”3部署,其基本对“萨德”阵地不具备防护能力。

战术对策

美在韩“萨德”系统的部署遭到了包括朝鲜、中国和俄罗斯的强烈反对,而如何利用现有武器在战术上应对“萨德”系统也成为了各国研究的新课题。

精确饱和打击 俄罗斯此前就曾表示,如果美国执意在韩国部署“萨德”,俄将可能在东部一些边疆区域部署导弹部队,并确保“萨德”系统处在导弹打击范围内。由于“萨德”系统的常态部署以固定阵地为主,因此对其实施精确打击是最为有效的方法。当然,由于其本身具有较强的导弹拦截能力,因此需要使用巡航导弹等非对称攻击方式,或者从海上从其非主要防御方向实施远程精确攻击,都可提高突防概率。“萨德”系统如果像其现在试验那样以二拦一方式拦截,那么拦截1枚导弹,火控雷达就要跟踪制导3个目标,而如果不考虑诱饵情况拦截20枚导弹攻击,其就要跟踪制导60个目标,而制导目标将使其跟踪目标数量大幅下降,因此有限攻击就可以饱和其雷达跟踪与制导目标的能力。

电磁压制干扰 由于美在韩部署的“萨德”系统需要较长时间开机进行战备执勤,因此对方需要加大平时的电子侦察力度,掌握其使用规律,捕获其雷达信号特征,战时组织有针对性的大规模电子压制和干扰。即使不能完全压制AN/ TPY-2,也可让其探测距离和探测精度大幅降低。必要时使用远程反辐射武器依据战场电子侦察数据,实施火力摧毁。

采用低弹道突击 从“萨德”系统性能可以看出,其拦截高度下限为50千米,对短程导弹的拦截效果并不理想,因为短程导弹的飞行弹道一般都比较低,全程大部分在大气层内飞行,飞行高度在50千米左右,接近“萨德”系统拦截弹最低射高的下限,再加上飞行末段可以进行变轨机动,因此可以有效突破“萨德”系统的防御。而对于韩国东南部星州郡部署的“萨德”系统,则既要满足射程要求,还要满足其低弹道的要求,因此可以利用中程导弹射程余量,采用压低弹道方式对其进行攻击。

利用高弹道攻顶 利用远程导弹采用高弹道攻顶方式也可以有效突破“萨德”的跟踪与拦截。高弹道可以大幅提高弹头的再入速度,并利用“萨德”雷达的顶部探测空白区,接近“萨德”阵地攻击。近日,朝鲜公布的所谓“主体火力打击战法”基本就是采用这一思路。《朝鲜新报》8月1日报道,人民军正在研究弹道火箭的高角度射击战法,并称朝鲜现已掌握这种战法,它可以任意调整弹道火箭的射程,即通过高角度发射火箭、人为提高飞行高度的方式,缩短射程并提升火箭降落速度,部署在韩国星州郡的“萨德”无法拦截以这种方式发射的火箭。

上一篇回2016年10月第1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用谷歌地图揭开美在韩“萨德”阵地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