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坦克两项”赛

文\/科京 田聿   2016-11-25 03:37:24

◎ 冠军奖品为俄制“爱国者”SUV,涂装是2016年国际军事运动会就在巴西里约奥运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之际,万里之外的俄罗斯阿拉比诺军事训练场上,同样进行着众多军迷关注的“特殊奥运会”——“坦克两项”比赛。作为本年度俄罗斯“国际

军事竞赛”(Армейские игры 2016)的重头戏,2016年7月30日至8月13日,来自17个国家的18支代表队(17个国家队和一个俄罗斯国防促进组织,即全俄支援陆海空军志愿者协会)派出代表队参加“坦克两项”比赛,每个代表队有三个车组参赛,其中俄罗斯队使用T-72B3M坦克,中国队和白俄罗斯队分别使用自带的96B坦克和T-72BM1坦克,其余的参赛队全部驾驶东道主提供的T-72B3坦克。中国队拿下了单车赛的前两名,以第三名的半决赛成绩进入决赛。不幸的是,在决赛阶段,第二车组第三圈通过搓板路障碍时,突发坦克左侧第一负重轮平衡肘脱落事故,109号车带伤完成比赛返回起点换车,备用的103号坦克启动后奋起直追,最后以2分15秒的差距落后俄罗斯代表队,屈居第二。俄国防部长绍伊古指出:“坦克两项”已成为一种新的部队战斗训练样式,是提高各国官兵技能的重要组成部分。俄塔社军事评论员维克托·利托夫金称,举办并参加“坦克两项”比赛,为俄罗斯和其它友好国家军队建设带来多重效益。

详细规则,安全激烈

为了准备此次比赛,T-72的“老东家”乌拉尔机械车辆厂为各参赛队准备了70辆T-72B3,每辆坦克均经过翻新,特别是行走和悬挂系统换装全新部件,保证处于最佳技术状态。该厂还派出30多名技术专家和来自11个子系统分包商的工程师,组成强大保障团队来到阿拉比诺,提供高标准的技术保障和乘员培训服务。对此,俄陆军地面部队司令萨里尤科夫上将表示由衷的感谢,“正是因为有了乌拉尔厂的得力支持,才能保证比赛高水平的进行。参赛队员都注意到武器控制装置操作起来更加灵活可靠”。

“坦克两项”的赛程分为预赛、半决赛和决赛三个部分。预赛阶段,各参赛车组分别驾驶坦克进行越野行驶,需要通过和克服包括绕桩蛇形路、涉水、土岭、垂直障碍墙、搓板路、侧倾土台、火障、反坦克壕、雷场和车辙桥10个类型的障碍物,单圈里程约3~5千米,共需完成三圈。各圈设置的射击目标分别为坦克正面靶、直升机正面靶和反坦克火箭筒手靶标。要求坦克分别以主炮对1 600、1 700和1 800米距离上的坦克靶(12号靶)、高射机枪对800~1 000米距离上的直升机靶(25号靶),并列机枪对600~800米距离上设置的单兵靶(9号靶)进行射击,每次射击的额定弹药量为3发不带引信和装药的破甲训练弹、15发12.7毫米枪弹(含6发曳光弹)和15发7.62毫米枪弹(含5发曳光弹)。

期间,根据跑车时的犯规扣分点数和射击结果,裁判组决定参赛车组是否需要加时罚圈,最后返回起点统计车组成绩。比赛规定,脱靶一次和发动机意外熄火一次,需罚跑一圈(折算30秒),坦克接近障碍时减速过早罚分30点,坦克轻微触碰一次限位标志杆罚10点,累计到60点就要罚跑一圈。之所以设计这样的规则,考验的是乘员对装备性能的熟练掌握、武器系统操控水平以及对速度和转向操纵的平衡能力。行驶射击阶段和未构成罚圈的处罚点数等统一折算为时间成绩,每个代表队的三个车组单车成绩相加计算总成绩,取总成绩前12名进入半决赛。

◎ 中国96B坦克在换装新型发动机后,竞速成绩明显优于俄罗斯半决赛和决赛阶段,每个国家的三个车组使用同一辆坦克进行接力赛,考验坦克的机械耐久性和可靠性。半决赛产生的前四名车组,进入决赛争夺前三名。半决赛和决赛环节增加了两个项目,即行进间火炮侧射固定坦克正面靶、停止时高射机枪射击模拟反坦克导弹发射架靶。

由于“坦克两项”比赛使用的是威力强大的直射武器,误操作可能造成观众和人员的严重伤亡。在此次“国际军事竞赛”的“军械大师”项目中,安哥拉代表队就在哈萨克斯坦靶场发生意外,炮班向B-11式120毫米迫击炮重复装填弹药,导致“膛发事故”,一名士兵死亡。为此,“坦克两项”主办方特别考虑了赛事的安全事项,规定凡是将火炮和机枪指向观众席和裁判席的、比赛期间未经总裁判许可擅自拆卸车载机枪的、野蛮驾驶撞击其它车辆的车组的行为,一律取消成绩和参赛资格。坦克在装填弹药作业时,必须关闭发动机,否则要罚跑两圈,而且要求乘员不得从履带的正前方和正后方上下车,避免出现碾压事故。顺便提一下,2015年“坦克两项”比赛期间,表现突出的亚美尼亚车组就因将印度坦克履带撞断被取消了成绩。

T-72家族的“内战”

“坦克两项”的预赛自7月31日开赛以来,竞争相当激烈。8月3日,15组的小组赛已完成9组,34个车组完成比赛,而根据抽签结果,中国队的三个车组要到8月5日、6日和7日参加最后阶段的小组赛。在小组赛的上半段,成绩最好的居然不是装备最优的俄罗斯队,前三名分别是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和塞尔维亚,成绩为71分57秒、79分01秒和86分05秒,像哈萨克斯坦队足足领先俄罗斯队近一分钟。成绩前十名中,除了印度和塞尔维亚,全都是来自原苏联加盟共和国的队伍,他们对T-72坦克的单车操作水平可见一斑。哈萨克斯坦的两个T-72B3车组凭借娴熟的驾驶技能,超过 了 俄 罗 斯 的 T-72B3M(也 称T-72B4)车组,让“坦克两项”的总裁判、俄陆军地面部队训练主任波普拉斯基少将大感震惊,他坦言:“预赛阶段就出现如此激烈的对抗实难预料,特别是前几名的成绩非常接近,比赛的最后结果目前根本无法预计。不过这正是我们所期待的,参赛各队的竞技意志和实战技能都达到很高的水准。”

经过激烈角逐,最强的中国队和俄罗斯队的三个车组均进入单车赛前十名,中国车组分列第1、2、9名,俄罗斯车组分列第3、4、7名,而哈萨克斯坦车组分列第5、6名,印度和阿塞拜疆车组位列第8名和第10名。在半决赛中,夺冠最大热门俄罗斯队和中国队毫无悬念地进入决赛,哈萨克斯坦队凭借乘员的稳健发挥也进入前四名,此前表现不错的亚美尼亚队和印度队却因车辆故障和其它操作原因,止步于四强赛。因此,本年度的“坦克两项”决赛和往届类似,又形成原苏联队“PK”中国队的局面。

中国此次派出的96B坦克确实让人为之一振,国内媒体蜻蜓点水式的报道更是挠得军迷心里痒痒,急切想知道96B在真实赛场上的奋勇表现。根据2016年“坦克两项”比赛的报名表的介绍,俄罗斯明确限制比赛车辆使用与T-72性能接近的车型,火炮发射初速为1 000米/秒的弹药。否则在计算评分时要根据实际性能增加前置系数,却没有明确系数如何来确定。这样,中国的96B坦克就是最好的选择,因为解放军顶级的99A坦克固然性能强大,且有多年的使用经验,但不清楚俄罗斯会在性能系数的取舍上“耍”什么花招。96B的重量尺寸火炮和发动机功率与T-72B3坦克比较接近,不易受特殊比赛规定的约束。

◎ 中国86A步兵战车也参加了“苏沃洛夫突击”比赛,取得优异成绩

◎ 开幕式上的坦克表演。图为二战时期的T-70轻型坦克

◎ 开幕式助兴表演的“斯大林”2型重型坦克(IS-2)

◎ 开幕式上展示的老式T-38坦克,该坦克主要作为侦察用当然,96B的突然出现,自然引起俄方的高度注意。过去为示公平,俄罗斯在2015年和其它参赛国一样使用T-72B3坦克。按照原定计划和此前披露的情况,2016年俄罗斯代表队也应使用T-72B3,但当俄方获知中方出动96B后,于是进行紧急调整,把2014年的专用比赛型号——T-72B3M重新从近卫塔曼第2摩步师的仓库里拖出来,送到乌拉尔厂翻修一遍参赛,这时距开赛只剩下不到20天时间了。

具体到参赛坦克型号,使用量最大的T-72B3坦克是俄军现役骨干装甲装备,它与T-72基型车最大的变化在于炮长拥有一套从白俄罗斯方位设计局进口的“松树-U”热成像瞄准具,同时换装新式自动装填机,弹架内可以塞进弹芯更长的脱壳穿甲弹。车长的TKN-3MK指挥镜配备第二代微光夜视仪,通过反向马达能在炮塔旋转时获得水平方向的稳定。炮塔和车体前部披挂“接触-5”反应装甲。可以看出,T-72B3重点强化了夜视能力和防护能力,但对昼间火控的改进力度有限,沿用TPD-K1瞄准镜和1A40-1式火控装置。尽管T-72B3丰富了横风传感器等大气信息采集系统,对火控计算机进行部分优化,乌拉尔厂宣称T-72B3换装的2A46M5式125毫米滑膛炮和双向稳定器显著提高了射击精度,但从近几年的比赛结果看,总体实际射击水平并不出色。T-72B3的发动机是经过升级的V-84-1机械增压柴油机,额定功率840马力,还是苏联时代的技术水平。T-72B3的传动装置仍是双侧行星机械式,有7个前进挡,驾驶员需要频繁换挡来实现发动机与变速箱的最佳匹配。技术水平固然老旧,不过T-72B3坦克表现出的机动性令人称赞,甚至有人怀疑参赛的坦克实际功率被偷偷增加到了1 000马力,理由是车尾的散热装置百叶窗全部置于打开状态,以增加风量和冷却能力。

T-72B3M则是T-72B3的高级版,有时也称T-72B4,主要改进了动力传动装置和车长工作站。T-72B3M的发动机功率通过涡轮增压等强化手段上升到1 130马力,变速箱增加一套数字化自动换挡装置,可以根据发动机转速、档位、油门和刹车行程和是否转向等车辆运动信息自动决策并执行主离合器的分离结合和升降排挡等操作,显著了降低驾驶员的操纵负荷,可以看做AMT式电控机械变速器,在乌克兰生产的“堡垒-M”坦克上也能找到类似的实用例子。另外,坦克配备独立的炮长周视瞄准镜,带独立稳定装置,必要时可以超越炮长射击,而T-72B3的车长只能概略调炮无法精确瞄准。T-72B3M的防护系统未做调整,附加装甲仍为“接触-5”,如有需要可换为更先进的“化石”反应装甲。T-72B3M是2014年“坦克两项”的俄军专用车型,共生产了14辆,由于训练和比赛期间操作过于剧烈损伤较大,报废了两辆。俄军没有大规模改造T-72B3M,2014年比赛结束后,剩余的12辆封存在塔曼师的车库里保管。

东道主之所以为参赛队提供T-72B3是深思熟虑的结果。T-72虽已过时,但仍是第三世界国家普遍装备的型号,车辆的技术升级和后续服务是一个不可小觑的广阔市场。俄罗斯非常希望能够通过“坦克两项”比赛,使原来就装备T-72的参赛方队员和高级军官获得T-72B3实车的直观体验、同时能够通过大家喜闻乐见的方式,对T-72B3坦克进行宣传。T-72B3M作为T-72B3的深化改型,意味着乌拉尔厂具备提供差异化服务的能力,完全可以为资金更雄厚的客户供应性能优越的产品。俄方希望T-72B3、B3M和T-90系列坦克,通过丰富的不同配置和可选项,广开销路。俄罗斯宣传部门称,各代表队对T-72B3的运用表现赞不绝口。乌拉尔厂一直以来就是比赛的主要赞助商,2016年的比赛中,还特意为第一名车组的三位乘员每人准备一辆乌里扬诺夫汽车制造厂生产的“爱国者牌”SUV车作为奖品。

但是从实际情况来看,俄方的出口销售企图没有实现。除了俄军决定将800辆T-72逐步升级为T-72B3外,没有其它外国签约改造T-72B3的消息。2015年比赛期间,一辆T-72B3出现两侧诱导轮座连带安装装甲板脱落的低级事故。乌克兰内战期间,有照片显示得到俄罗斯支持的顿巴斯民兵驾驶的多辆T-72B3坦克被乌克兰政府军击毁,炮塔飞离底盘的殉爆重现了好几次。在2016年的“坦克两项”比赛上,白俄罗斯队干脆拿出本国改进型T-72BM1坦克参赛,该坦克的火控系统比T-72B3M有过之而无不及,可见T-72B3缺乏市场号召力。另据报道,乌拉尔厂打算推出新版T-72B3,换装1 130马力发动机,对火力、通信系统进行改进,预计在2017年“坦克两项”比赛上能够亮相。

◎ 俄罗斯本次参赛的依然是动力加强版的T-72B3M,但与中国96B相比,速度和操控都不占优势

◎ 除中国、白俄罗斯外,其它各参赛国都使用东道主提供的T-72B3坦克。图为印度队的T-72B3,该车后部动力舱的百叶窗为打开状态“中国范”成永远话题

曾有中国军迷调侃,与一帮“T-72党”交锋,中国96系列坦克如果玩“火力点杀”,几乎可以“完虐”对手,但如果按照俄罗斯的比赛套路来,则有点“以短击长”。这番话倒有几分道理,观察之前两届“坦克两项”比赛,中国队派出的96A和96A1坦克的主炮精确射击能力得到充分展示,只是在机动力环节存在短板。等到2016年的比赛上,闪亮登场的96B坦克便有了极富针对性的技术提高。

包括俄罗斯军事专家在内,多数人判断96B坦克采用崭新的“动力传动包”,为“1 000马力发动机+液力机械综合变速器”模式,具备自动变速功能。液力变矩器可在加速阶段放大发动机传来的扭矩,迅猛提速,缓冲能力强,几乎不会造成发动机熄火。双流转动装置在转向阶段降低内侧主动轮速度的同时,可以提高外侧主动轮转速,使坦克质心速度保持不变,较T-72坦克转向时内侧变速箱降一个档的操作更为优越,在蛇形路课目和跑圈的转弯阶段优势明显。液力机械变速器在倒驶时可大幅度增加车速,在完成射击项目退出阵位的过程中,肯定要比仅有一个倒挡的T-72快的多。俄罗斯把比赛作为一个宣传窗口,自然也可为中国所用。

2016年,中国多个城市发生内涝,造成大量上路轿车熄火,原因就是发动机进气口太低水吸入汽缸造成的。坦克的发动机进气口一般高于1.2米,涉水深度可达1米以上。即便如此,在2014—2015年“坦克两项”比赛的“克服水障碍”项目中,也多次出现T-72发动机进水迫使车辆退出比赛的例子。96B的发动机进气口可以通过软管连在炮塔储物栏后部的辅助进气筒上,进气位置增加到两米多高,克服水障碍时更具优势。96B的履带改为轻便灵活的双销锻造式,滚动阻力和噪声都较小而强度更大,履带板有一道斜纹接地筋,使板体刚度更大,不易变形。车体前装甲倾角大,驾驶员前下方视野受限很多。为此96B在左前大灯右侧增加了一个朝向前下的补盲摄像头。利用这个视角的图像,驾驶员在坦克接近障碍时,对进入角度和距离的判断应更加准确。

96B坦克的出现表明,中国不仅有能力对T-72这个级别的坦克提供全套火力系统升级的能力,同时达到了俄罗斯尚未企及的、对T-72进行先进动力传动装置全面换代改造的技术水平。难怪这次俄军放弃了前期训练使用的T-72B3,着急上火硬上T-72B3M。同时对比赛前的准备工作进行了诸多限制,如取消真实赛道适应性跑车,赛前火炮校正射击只能打三发弹。如前文所述,中国队的小组赛放在末尾,较为不利的是距实弹校炮已有一周,镜炮关系可能发生漂移,影响射击准确性。但有利的方面也不少:队员赛前准备和休息时间充裕,参赛人员可以充分了解前期赛事中其他各队的实际表现和技战术水平,为己方制定最合理的战术预案。

8月5日下午,解放军代表队的107号车第四个出场,起步加速和流畅的蛇形路展现出新动力装置的优良性能,但奇怪的是,在对1 700米坦克靶进行火炮射击环节时,竟然出现三发全部脱靶的情况,第一发弹着在靶标前数米,大家估计经过休整后续射击很快就要上靶的时候,接下来两发的偏差更大了,弹着点甚至未被摄入直播镜头。107号车第二圈的高射机枪射击也未击中目标,多次点射修正仍不上靶。好在第三圈96B的并列机枪枪响靶碎,不然中国队的这轮射击表现连“非洲兄弟”也比不上了。幸好,107号车越野成绩优异,涉水时直接高速冲进水池,激起巨浪后迅速爬坡上岸,整个动作流畅而动感十足,可以感觉到驾驶员对装备性能的完全信赖。不过在高速过土岭和通过车辙桥这两个项目时,96B有所保留,速度不高,没有拉开和T-72B3的距离。

◎ 中国96B坦克在负重轮缺失的情况下依然快速奔跑

◎ 109号车右前第一负重轮端连接盘脱落,平衡肘已松脱,幸未完全脱离

◎ 109号车连接失效部分,可见负重轮轴斜下方连接缺口顶端的断裂痕迹。看来老式车辆的改进需要综合考虑行动和负重机构的承受能力目前,尚不清楚107号车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回溯射击现场,气象条件良好,天气晴朗,靶标色彩和轮廓分明,从靶子旁边植被晃动情况来看,风速很小,同期蒙古队和俄罗斯民间队的三发炮弹全部命中,说明气象原因不是主导因素。尾翼稳定破甲弹的尾翼倘若未打开或仅有部分打开时,将造成外弹道轨迹完全偏离理论轨迹,不过三发弹药同时出现相同故障的可能微乎其微。坦克射击前,仅进行了蛇形路障碍,没有经过剧烈驾驶,火控系统零位出现明显漂移的概率不大,而且第一发近弹偏差很小,后面并列机枪射击准确,坦克行驶时火炮固定在最大仰角,射击前迅速打低至小射角,炮控工作正常,基本可以排除火控系统出现严重故障的可能。

另有一些解释称,107号车三发不中是由于采用俄制弹药而水土不服或者炮膛被泥水污染所致,其实这些说法是站不住脚的,96B可以兼容俄制炮弹不假,但几年来中国参赛队一直使用自带国产弹药,从照片显示的弹药箱和不同弹体颜色(俄制弹为黑色,国产弹为棕黄色)即可确定,至于坦克涉水时泥水从炮口侵入膛内,大颗粒异物完全能在接下去的跑车过程中因剧烈震动从炮尾自行掉出,附着膛内的少量浮尘不会造成明显的弹道差异,再退一步说,即便膛内存在异物,第一发弹射后即可将膛内清干净。

不过这回三发全部脱靶的事件倒是反衬出车长独立火控的优势。96系列的车长指挥镜不能与炮长镜或火炮同步,也无法监视炮长的瞄准情况。假如车长也有自己的指挥仪式火控,就可以在炮长瞄准的同时,使用自己的瞄准镜双重检查和确认炮长的瞄准,也可以在炮长发挥失常或者火控故障的情况下,自行操炮射击。期待着此次比赛结果能够尽快的促成96B坦克迅速配备和99A坦克类似的车长瞄准镜和工作站,以发挥乘员和装备的最大作战效能。

总的来说,在没有更多信息披露出来的情况下,外界对脱靶原因只能是推测。

“契丹人又来了”

尽管中国队“首秀”有些出人意料,但接下去登场的中国103、109号车却成绩优异,获得单车第1名和第2名。一时间,“契丹人又来了”成了俄罗斯军迷热议的话题,要知道今天俄语中的“中国”一词仍是契丹,可见中国军人的素质和中国坦克的性能,让俄罗斯参赛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此次“坦克两项”的决赛扣人心弦,观众席上座无虚席,许多休假的俄罗斯人带着小孩前来观战。为了全面监督每辆坦克比赛的情况,每个代表队指派一位单独的裁判员独立计分计时,负责中国队的是科威特陆军少校穆罕默德。根据抽签结果,进入决赛的俄、哈、白、中四国代表队发车时,分别使用由外至内的第1、2、3、4号赛道,各坦克在障碍赛阶段分阶段使用内外跑道,保持实际里程基本一致。为防止射击阶段瞄准混淆,四国坦克靶标分别是绿、蓝、黄和红色,中国和白俄罗斯队的抽签结果相对有利。

众所周知,决赛涉及多个越障和射击项目,为了防止各车互相影响乃至发生误击,四个代表队的射击项目是彼此分开的,每个射击项目每次只有一辆车进行。因此,各车的跑圈项目并不一致,例如俄罗斯各车组的第1至第4圈分别为空跑圈、火炮、高射机枪和并列机枪射击,而中国队是并列机枪、空跑圈、火炮和高机项目。

莫斯科时间8月13日18时47分左右,各国坦克同时启动,起点裁判员举起白旗,总裁判宣布比赛开始。四辆坦克迅速起步,出人意料的是,起跑领先的是白俄罗斯T-72BI坦克,中国的96B坦克落在最后。通过车辙桥和搓板路后,俄罗斯的T-72B3M坦克和中国的96B坦克(109号车)迅速赶了上来,分别处于第一和第二的位置。接下来,中俄在总共12圈的比赛中交替领先,一直没有拉开明显差距。

上一篇回2016年10月第1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2016“坦克两项”赛